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白鱼岭之恋(15听不懂的“日本话”)

2023-03-01 20:07:41 456

摘要:都说在中国社会农民是贡献最大的群体,是国家的脊梁。有人嗤之以鼻:农民一直是社会最底层的群体。什么贡献?什么脊梁?有人未置可否:农民是最贫穷最弱势的群体、农民只是人口基数最大的群体。一点没错,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人口基数最大的农民在土地上种植...


都说在中国社会农民是贡献最大的群体,是国家的脊梁。有人嗤之以鼻:农民一直是社会最底层的群体。什么贡献?什么脊梁?有人未置可否:农民是最贫穷最弱势的群体、农民只是人口基数最大的群体。

一点没错,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人口基数最大的农民在土地上种植粮食、蔬菜、水果,通过辛勤的劳作养育着一代又一代人。贡献和脊梁非农民莫属。

两千多年前的荀子说过:“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不计其数却几乎少有成功。秦朝有陈胜吴广起义,东汉有黄巾起义,唐朝有黄巢起义,宋朝有方腊起义,明朝有李自成起义,清朝有太平天国洪秀全起义。农民只是一个称谓,不堪忍受欺凌和压迫自然就会造反,争得了饭碗不愁吃喝或许就不思进取,骄纵奢淫,于是又回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底层。至今乡亲们见面打招呼便问对方“吃了饭吗”,唯恐食不果腹而谋变。

城里的知青最初来到巷里,生产队派了妇女队长银芬为他们做了一个月的饭,使他们端着饭碗不愁吃喝不谋变思进,又足见吃饭实在不是一桩小事。

银芬比于振萍大不了三两岁,于振萍想称呼银芬为姐,银芬嘻嘻地笑着:“还是叫我名字好啊!”城市与农村再亲密不过的两人也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攀上亲缘。这么说吧,当一群外来人忽然走进另一个人群,双方的想法和行为难免相悖,甚至触发一些利益或情感的火花实属正常。知青们第一年有政府发放的配给口粮,之后每年将从生产队谷仓里瓜分上百担稻谷,生产队长贵仔的账算得很清楚。银芬只是为城里过来的年轻人做饭,她不想与于振萍沾亲带故的亲近,不知是不是因其四叔贵仔队长的授意有关。然而之后银芬却与知青们触发一些情感的火花又使人啼笑皆非。

银芬的娘家就是巷里,当妇女主任是她结婚那年贵仔队长说了句“让她干”她就干了。大队有人建议最好经过社员们选举,贵仔认为“都一回事,那叫什么……”事后他自嘲着,当时实在想不起脱裤子放屁这句话。

知青们说的普通话银芬听不太真切,银芬说乡土味十足的方言时常让于振萍笑得前仰后合,直呼半句都听不懂,“什么‘刚西发哇恰饭……你恰哩啵……唔邻嘎切吾’?”

济珍毕竟读到初中,与城里人交流不很困难,一有空闲就拉着桂香“帮银芬姐姐做翻译”。不出两个月,于振萍和范之云、沈进君都能听懂银芬的“日本话”,偶尔还能爆出几句令人捧腹大笑的“哈茨冇里……老哒哩”。

为知青做饭的这一个月,原本生性活泼的银芬愈加显得年轻、潇洒。她的年轻不是靠的美貌,她的潇洒不是靠的打扮,好像年轻人的青春和荷尔蒙气味激活了她骨子里的暧昧天性。无论怎么说,银芬的潇洒、大方以及偶尔忸怩作态而隐含的灵气,统统来源于她内在的纯朴,还有仅仅是因为她年轻。数十年后,范之云拜谒土砖房那天,年逾花甲的银芬正在别家打骨牌,听说范之云回来,赶到洪根家见到桌上一包软壳中华香烟,打开后抽出一支闻一口说,“嗯,怎么也没有那种坤烟好吸,那种烟细细的还有水果味呢。”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