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日本话随想

时间:2023-03-01 19:37:04 | 浏览:869

司马江汉绘制的《和汉洋三贤士图》,图中西洋贤士手中打开的正是译成汉文的《解体全书》。 (资料图/图)(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9日《南方周末》)明治时代的日本并非把西方概念翻译成当地语言——日语,而是翻译成汉语——东亚的普遍语言,这些译词

司马江汉绘制的《和汉洋三贤士图》,图中西洋贤士手中打开的正是译成汉文的《解体全书》。 (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9日《南方周末》)

明治时代的日本并非把西方概念翻译成当地语言——日语,而是翻译成汉语——东亚的普遍语言,这些译词就叫“新汉语”。他们将“新汉语”混用在日语中,和我们拿过来用在汉语中基本是一回事。

有人说,现代汉语里百分之七十的词语来自日本,如果没有日语,中国人都不能思考。此说不得了,跟着想了想,不禁有野人献芹之意。

日本的汉字几乎每个字都至少有两种读法,一种是音读,一种是训读。例如我姓李,有音读也有训读。日本人姓李,为了跟中国的李姓区别,用训读,然后再找来汉字表示,写作“须百”,或者“洲桃”。如果我写俳句,起一个俳号,就想叫洲桃,俳圣松尾芭蕉的俳号起初叫桃青。没有训读的日本事物,十有八九来自中国,例如“梅”“马”“菊”“茶”。后来发生音变,说得好像日本压根儿就有这些动植物似的。一个词训读还是音读,对于日本人来说,感受有微妙的不同。例如“春雨”,训读的感受是冷的远景,音读是暖的近景,外来语终不如土语亲切。

汉字在日本变成一字多音,也是汉字传入日本的历史过程造成的。远古的时候中国南方人带着水稻等渡海而来,也带来汉语、汉字,被叫作吴音,岁月久远,也就当作了和音。平安时代遣唐使等人学回来的,叫汉音,以此为正音。宋元明清年间禅僧商人传入的,叫唐音。兼收并存,一个字就有了多种读法,可以玩文字“穿越”。宋朝灭亡后一些知识人、僧侣逃难到日本,好似把宋文化亡命到日本。禅寺像租界,向民间传播新文化、新事物。

汉字,既表音,又表意,日本人不管汉字的意思,只借用发音,来表示他们的土语,奈良时代的《万叶集》用得比较多,所以叫“万叶假名”。这本来是中国人翻译佛经的法子。假名是表音文字,问题是日本人拿汉字当假名,没拿来汉字的四声,以致同音多词。只用耳朵听,不用眼睛看,有时就不知所云。例如“家庭”,和“假定”等同音,用假名写,不容易辨清到底是“假定的问题”,还是“家庭的问题”。

江户时代最高级、最权威的语言文化是汉文,办公用语是汉字和假名相混的和文。男人不认识汉字,写不来和文,那是很掉价的,写信就让老婆代笔,因为女性可以全部用假名写,不必写汉字,然后在丈夫名下署一个“内”字。常说江户时代识字率很高,实际上识的是假名,并不是汉字。

不知假名(平假名)当初是不是女人创造的,但平安时代为女人专用,也叫作“女手”,犹如东京的“女性专用车厢”。男人用汉语汉文掌权从政搞文化,女人用假名写出了《源氏物语》,据说是世界第一部小说,所以日本文学压根儿是女性文学,有阴柔之美。这也是日本作家多女流之辈的历史原因。假名语汇多是感性的,表现四季、恋爱什么的。从中国拿来的汉语则是概括性的,抽象性的,表现文化、思想、宗教、政治、经济等。例如日本本来有“春、夏、秋、冬”,但“季节”这个抽象的概括性词语取自汉语。日本拿来中国的诗,叫汉诗,相对而言,他们自己的诗叫和歌。男人写汉诗,也用假名写和歌,跟女人谈情说爱,使这两种诗型也形成分工,诗言志,歌抒情。很多幕末志士都留下言志的汉诗,例如西乡隆盛的“一家遗事人知否,不为儿孙买美田”。

常说日语这种语言有两种写法,即汉字、假名(平假名、片假名),也就是用两种文字写日语。这说法不对。应该说,日语由汉字语、假名语(平假名语、片假名语)这两种语言混合而成。不是世界上有一个民族,本来有自己的语言,后来用汉字和假名来表示这种语言,而是世界上有一个民族,把汉字语、假名语混成一锅粥,制造了自己的语言,后来名之曰日语。日本从大陆拿来的,不只是汉字,也拿来了汉语、汉文。语言学家金田一春彦强调日语的孤立性,但实际上,它使用汉字词汇,和朝鲜、韩国、越南有共同性,何孤立之有。至于韩国废除汉字,这也是日本作的恶。它占领朝鲜半岛时灭了人家的语言,解放后光复谚文,弃日语如敝屣,但倒掉洗澡水,连同汉字这孩子也倒掉了。即使不使用汉字,也仍然用汉语词汇,所谓汉字文化圈,叫汉语文化圈才是。

日本语言文化的最大发明是用汉字改造出假名。日语的麻烦,并非麻烦在汉字上,而是麻烦在汉字语言和假名(平假名、片假名)语言的混搭上。这两者的组合,很让日本人作文时费寻思。他们用汉字和假名写一句话,有N种写法。用汉字还是用假名,多用汉字还是多用假名,会造成不同的文体。这也是日语的一个特色。

近代日本翻译的第一本西方图书是《解体新书》,原为德国人编写的解剖图谱,从荷兰语转译,当时叫兰学,译成的是汉文。日本在亚洲第一个成功近代化,靠的是汉文化。汉字汉语具有天然而强大的造语能力,这就是所谓“汉字力”。例如“动机”,是motive的译词,据译者解释:《列子·天瑞篇》有云: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机者,群有始动之所宗云云,今取其字而不取其义。何谓不取其义?不过是虚言,真若不取其义,何不译作狼心或狗肺。明治时代并非把西方概念翻译成当地语言——日语,而是翻译成汉语——东亚的普遍语言,这些译词就叫“新汉语”。有用汉语意思编造的,如“野球”,有把古已有之的词语加以改造的,如“革命”。他们将“新汉语”混用在日语中,和我们拿过来用在汉语中基本是一回事。这种译法本来跟中国学的,但他们译得更多更好。正因为译成汉语,中国人得心应手,只当是自家的东西,也少了点儿对人家的感谢。在语言上中国与西方之间没隔着一个日本,更不会永远地隔着。晩清中国被日本打败,惊骇之余,借助于日本,直奔主题,用他们翻译的概念学西方,并非学日本。

“电话”这个词是日本造,意译英文的telephone。当初中国人音译,叫“德律风”,后来也跟着日本人叫电话。曾几何时,日本又用起了音译,照搬英语“德律风”。“俱乐部”本来是英语的音译,译得妙,比得上“可口可乐”,战败后改用片假名。现在日本只是用片假名音译西方词语,但最近老天皇退休,新天皇继位,更换年号,似乎忘却了汉字造语功能的日本人又造了一个新汉语“令和”。网上中国人大显身手,替日本查找这两字的出处,让人家很有点尴尬。不是没有日本外来语我们都不能思考,应该是如果没有汉字汉语汉文,日本人不能思考,更不能用汉字汉语汉文翻译西方概念,建立近代日本语,也就是国语。虽有电脑之便,现在日本人作文,汉语词汇也越来越用假名写。当今中国年轻人喜欢拿来日语的假名词语,例如“卡哇伊”“萌”,这是不同以往的。

有个叫高岛俊男的,是中国语言文学研究家,随笔写得好。他说,日本偶然与中国为邻,很近便,就拿来了汉字,假如旁边是英国,就会借用拉丁字母。从日本人的拿来主义——虽然这种主义是中国给它养成的——来说,这话有道理,但好像他确定(现在电视剧里很爱说“你确定吗”),如果日本旁边谁也没有的话,它不可能发明文字。

李长声

相关资讯

强迫中国小孩说日本话念日本书,日本奴化教育灭亡中国野心当诛

强迫中国小孩说日本话念日本书,日本奴化教育灭亡中国野心当诛作者 崔俊国 王锡伦众所周知,日本帝国主义在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全境后,于1932年扶持满清逊帝溥仪建立伪满洲国。为了实现其永久地占领中国,灭亡中华民族的狼子野心

深圳13岁小翻译,说日本话取日本名,抗战结束才知是英雄

作者:亚克西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很多人在初中课本中,都学过法国作家都德的一篇文章《最后一课》。此文讲述了普法战争法国战败后,割让阿尔萨斯、洛林给普鲁士。普鲁士占领军不仅要占据土地,而且还要从灵魂上征服这里的人,于是命令法国学校必须用德语

12岁为日军效力,起日本名说日本话,抗战胜利成为人人敬仰的英雄

抗日战争对中国人而言是一段耻辱的历史,也是华夏儿女最团结一致的时期,在侵略者入侵我国的时候,华夏儿女早已走到抗日的前沿,在华夏儿女的拼搏下我国获得最后的胜利,而且新中国也在此成立。这次抗日战争对咱们而言是沉重的,也是一段耻辱的历史,但面对那

日本话,原来学起来这么简单有趣

你还知道那些有趣的日语,评论区分享出来.......

“从小长大只会讲日本话,我没想到我是台湾人”

“总是过去三百年之一切,即清朝的遗风,日本的色彩,皆为此一战完全清算去了。若由此废都能发生新文化,此不是吾人之责任乎?”——台湾文人医师吴新荣1945年8月16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第一天,台湾文人医师吴新荣一改过去八年间用日文写日记的

日本话随想

司马江汉绘制的《和汉洋三贤士图》,图中西洋贤士手中打开的正是译成汉文的《解体全书》。 (资料图/图)(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9日《南方周末》)明治时代的日本并非把西方概念翻译成当地语言——日语,而是翻译成汉语——东亚的普遍语言,这些译词

求求了...好好的中国品牌,为啥要说日本话?

这两天,网上公布了一则司法文书,无印良品把无印良品给告了。自己告自己?搞咩啊?其实,是北京无印良品状告日本无印良品,他们分属于两个公司。北京无印良品,是这样式儿的。日本无印良品,是这样式儿的。谁是李逵,谁是李鬼,一眼看得明明白白。2005年

如从文化大一统的角度上看,日本话曾经是作为中华方言而存在的

#文化#日本古代很长一段时间,是全面吸收中华文化的,包括文字体系。当然,它有两样东西是拒绝吸收的。一、官僚制二、父权结构直到近代明治维新前,日本上下所使用的语言体系和文字仍然是汉字。也就是说,日本话是长期作为一种方言而存在于日本社会之中。而

你知道抗战时期土八路说的日本话是从哪学的吗?

曾经对抗日战争影片或小说中的一种描述不屑一顾,那就是土八路居然能冒充日本兵。这是因为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发现日语是一门非常难精炼的语言,它的发音,变格等微妙之处极多,如果不是真正的日本人很难说得天衣无缝。即便是在日本呆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开

抗联诗歌谣(十五):日本话不用学

抗联诗歌谣(十五):日本话不用学日本话,不用学,再过三年用不着。协和服,不用做,再过三年没处搁。五色旗,不用挂,再过三年擦巴巴。伪警狗,不用美,再过三年砸折你的腿。

分不清温州话和日本话?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华夏地域广阔,方言多如星芒。其中,温州话以“难懂”扬名内外:美剧《盲点》更把温州话描述为难倒FBI特工的神秘代码。除了听不懂,温州话还有一个标签,那就是听起来和日本话很相似。常有温州人讲方言被误认为说日语的体验。一个是中国地方方言,一个是日

日军向一老妇要鸡蛋,因老人听不懂日本话,竟被一刀捅死

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日本侵略军纠集九万七千余人发动河南战役。蒋介石政府消极抗日,国民党将领蒋鼎文、汤恩伯等指挥的四十万大军,一触即溃,不战而逃。五月八日,汤恩伯主力第十三军、第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军等在龙门被日军击败之后,纷纷沿伊河向伏牛山

日本话为什么听起来很像南方方言?了解了以后突然沉默起来。

北方人听不懂南方方言的时候,经常评价:“听起来像日语。”日语不少词汇的发音确实和汉语,尤其是江浙话有点像。众所周知,日语和汉语千年来互通有无、纠缠不清,那么发音方面,汉语真的影响了日语吗?这影响又有多大呢?日语里的汉字音读的确和中国南方沿海

《地下交通站》里的白翻译到底是在哪学会了一嘴日本话?

白翻译是经典情景喜剧《地下交通站》中最出彩的人物之一,与贾贵、黄金标并称“安丘汉奸三巨头”。不过与伪军警备队长黄金标、针剂队长贾贵相比,白守业翻译手下没有自己的队伍,只是会说日本话。不过作为安邱伪军里面唯一说日本话的,白翻译拥有其他汉奸难以

皮友们你们知道的日本话是什么?评论区留言

1_皮友们你第一句知道的日本话是什么?评论区留言2_你想到什么3_这车堵的没毛病,睡个自然醒4_拉力赛的出场方式5_沙漠沙那么多,为什么不能用来填海造田?6_野狼突然咬住士兵的衣服,被大妈一个飞踢,吓得立马认怂,果然女人不能忍精选搞笑图文: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桌球台球运动网美津浓球杆剑门关旅游攻略黄金大盘走势琥珀蜜蜡网网红蛙资讯网ai绘画资讯网汽车美容网孙氏起名字大全勒布朗·詹姆斯球迷网黑龙江旅游网黄明昊歌迷网斗鱼直播资讯网雅培奶粉评价网揭阳新闻资讯网
日语自学网-一个非常好的轻松学习日语的家园、学习日语的网站,供大量免费日语学习教程,零基础初级日语学习,初级日语语法入门,日语单词,免费日语网课资源,初级日语口语,日语听力训练,日语日常用语1000句,类似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感觉,里面内容非常丰富,知识性,娱乐性非常综合的日语网站。
日语自学网 kaibili.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