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日语翻译的这些年

2023-03-01 19:22:00 91

摘要:2012年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有7个年头了,我望着窗外矗立的大楼,在这个老板不在的10月下午,不禁想起大学的时候与同学坐在一个喷泉池边,她说将来要当翻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毕业以后我成了一名日语翻译,赚着刚够温饱的钱。现在就想跟大家说一说关...

2012年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有7个年头了,我望着窗外矗立的大楼,在这个老板不在的10月下午,不禁想起大学的时候与同学坐在一个喷泉池边,她说将来要当翻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毕业以后我成了一名日语翻译,赚着刚够温饱的钱。现在就想跟大家说一说关于翻译的故事。

一、含金量和工资

当别人得知我的职业时,都会配合地做出一副“哇,好高大上”的表情。但其实除了极少数行业中的翘楚---国家的同声翻译之外,公司、企业内的翻译工资只比一般的文员高一些。

也就是几千块,而且你几乎不可能单纯做翻译工作,一般都是翻译兼助理的职位。在企业中比较吃香的是技术岗位+一门外语,不需要你掌握得多好,工作上能够交流就行,这样的人往往在部门内担任中高层的工作,但这根本与我这种缺乏理科细胞的人无缘。所以这些年从事的都是翻译兼助理的工作。

我从大学毕业后进入制造业,到现在进入流通行业都是民营公司,老板都很认可日本的行业模式,到处挖退休的日本人来公司当专家,我也因为各种机缘进入了这种公司,算是运气吧。

前面说了,因为我没有技术,只有语言能力,所以我的职位高低、待遇如何都跟一起工作的日本人在公司的职位有关系,虽然差不过业内标准,但对个人来说多个千儿八百的工资,也是能够给生活带来不少小确幸的。所以有时我会在心里自嘲自己是属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中的“鸡犬”。

大学毕业后进入的公司属于制造业,我进去的时候公司的发展已经趋于稳定,过了那种野蛮生长的阶段,当时刚刚毕业,还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菜鸟,在人事一副“你刚毕业我肯要你算你走运”的态度中签下了税前3千的卖身契。

之后在这家公司干了将近四年。也许是塞翁失马,在这家公司经历的两次涨薪中我都有几百块的加薪,或许是因为领导可怜我实在工资太低,其他高薪的翻译就没有,在打算年后辞职的时候,我正吃着公司的年夜饭,收到一条工资短信,拿到了13300元的年终奖,我当时抑制着兴奋的心跳,离开座席,走到一间办公室,关上门,在黑暗中捏着拳头,无声地欢呼。

要知道我第一年的年终奖才拿了2500元,我当时安慰自己进公司才几个月,是正常的,结果我的室友(公司的德语翻译,比我晚来两个月),告诉我她拿了3个月的年终奖,给我带来的巨大冲击。

这里不得不说我的室友,她进公司的时候非常顺风顺水,在我被女上司折磨得快抑郁时,她是没有领导的,德国老外就是她的领导,但老外一般都会跟翻译搞好关系,更何况她工作的德国人是德国老头,她是小姑娘,这时候她充分享受的都是女性优势的红利,并且她签合同时一向玩阴的人事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当着她的面问总经理:“她的工资是按5天来算,还是按6天来算?”,总经理当时估计是碍于面子,又估计是觉得不差钱,回答按5天来算。她进公司的一年多时间,好风向那好花吹,日子过得无比潇洒,起码与钱少活多责任重的我相比。

但或许职场的苦和甜也是定量的,到了后面德国人工作出现了失误,以及仗着自己是专家,飞机要求头等舱,甚至自己的家人来中国的机票都要求公司报销,老板就把他们赶走了,虽然没有动到室友的德国老外,但也由原本炙手可热的地位变得门前冷落车马稀。

老板一下子觉得她的工资太高,先是勒令她没事不要加班,后面觉得她还是太闲,又把她打发到人事部去,这下她也有女上司管着她了,加上她一向是舒服惯了的,老外得宠的时候她谁都不怕,除了自己的那点工作之外,谁也别想让她干点活,所以她非常不适应。

就这么磕磕碰碰地做了一段时间,老板又把她踢到另一个工厂去,给一位不得宠的德国老外当翻译,结果那位老外首先本来就有翻译,其次当初老外的简历据说是室友翻译的,老外在待遇条件上与老板沟通不畅,觉得是她翻译得不好,所以一直对她印象不好,也拒绝她来翻译。至今为止室友还在那家公司无所事事着。

在这里,我想说福兮祸之所倚,当现状顺风顺水到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时,往往酝酿着一场风暴,这时反而更要广结善缘,如履薄冰,这是为了风暴来临时,让自己不至于重重跌下云端,毕竟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二、前进路上尘与土

前面已经说过,翻译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此如果外籍专家是老板比较看重的,翻译就会比较趾高气扬,除了我之外。倒不是我在装逼,而是我常常会去看一些“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故事,本身性格也比较悲观,认为好景不常在,花无百日红,更何况作为翻译只是沾光而已,并不是自身的光芒,就像《纸牌屋》里的那句话:接近权力,并不意味着拥有权力。

进公司三个月,当时老板想辞退一位日本专家,就跟他说与我们合作的一家公司请他去指导一下,其实就是想把他踢到那家公司去,我们到了那家公司后,先是坐了很久的冷板凳,然后没等他摆出专家的派头指点江山,对方就开始面试他,问他进公司后能为公司做什么?

他才恍然大悟,说“悲しい”(好伤心),不过这位日本人本身情商也比较低,太拿自己专家身份当回事,住的公寓要求在闹市区,配带清洗的马桶,私人消费要求公司报销等,平时专车接送的他,如果司机晚到了,必定勃然大怒,在我之前他已经换了好几个翻译,等他也对我不满,要求换翻译时,自己被换掉了。

你看,像专家这样的职称也不过是看老板的心情来生存,何况翻译呢?我又哪来的资本来趾高气扬呢?

由于前面说一起工作的日本人被老板解雇了,后来又来了一位,比较好相处,对吃穿住行并不在意,出去吃喝玩乐也是自掏腰包,回国后会带零食发给大家,平时与现场工人打成一片,没有什么架子,虽然也不是老板眼前的红人,但一直年年续签,最后是自己想要辞职的,算是在中国的职业生涯得到善终吧。

有些朋友或许会好奇日本人好不好色,我只能这么评价他们:一本假正经。晚上喝酒的样子与白天工作时判若两人,想必大家也常常听说。

不过像这种场合一般是销售带着去比较多,我也曾经去过,但总是由于不机灵,被老板嫌弃太过木讷,骂我不知道究竟是来干嘛的。其实我心里也很委屈:这种场合懂日语的又不止我一个,老板一开口其他翻译就抢着说,我看有人说了我就不说了,不然不是乱哄哄的吗?

人间正道是沧桑


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翻译之间也会明争暗斗。在老板面前露脸的活大家都会抢着干,而一些老板看不见的地方大家就互相推诿。

我刚进去时,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有一个资历久的翻译就会把资料推给我翻译,然后再说是自己翻译的,她以前在别的翻译身上也这么做过,结果有一天,一个地方出现错误,领导过来骂她,她赶紧撇清是其他翻译做的,大家才恍然大悟。

后来谁也不买她的帐了,她就推给我,我一个怂人就抱着多练习多进步的心态来做这些事情。

当我不再是一个新人时,也会遇到新人翻译,有的时候会结结巴巴讲不出来,这种情况除非本人问我,或者旁边的人让我来说,我才会说。

因为都是从这样走过来的,我深知其中的不易,公司其他的翻译有的就喜欢找存在感来体现自己的优秀,当然这或许是我的揣测,每个人的做法不同吧。

我跟公司的几个翻译都是保持着淡淡的关系,不像他们表面上看上去亲亲热热,互相吹捧,背地却互相诋毁,我觉得累。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刚进来时作为新人也常常被他们背地嘲笑蠢、笨等。

传到我耳朵里自然看到他们也无法亲近起来,但这或许是我自己的性格问题,因为我观察到后面新人进来时虽然也是被嘲笑笨等,或许没有传到人家耳朵里或不像我这样玻璃心,反而后面关系处得好。

最后就想说,学无止境,不断学习新的知识,不要害怕坐冷板凳,这是你积累的好时机,不断修炼,等待机会。另外,不要玻璃心,不顺眼的人最终或许会改变看法,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职场上的路走得更加顺畅,共勉!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水冰月cj 一个热爱文字的日语翻译,写字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坚信板凳要坐十年冷,唯市井烟火中卧虎藏龙。往后余生,希望与文字红尘作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